美林自传

不知道现今有多少人有这样的经历,相信80年代以前的人对这种过程还是比较熟悉的。85年农村出身, 父母连生3女,作为第3个女儿,美林经历了很多城市女孩不曾经历的故事。在25岁的时候通过自己的努力,美林移民到澳大利亚。从一个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国度,跳到一个在热烈讨论女权的发达国家,美林的很多思想,随着时代的变化,地域的改变,也在越来越开拓。美林的父母是上世纪某些方面还是很典型的传统的老一辈,重男轻女的观念还是比较浓厚。不过好在父亲虽然也有非常守旧的一面,但对重大事件的判断,却还是能做出理性的决定。虽然很明显,小时候父亲对女儿的关注非常少,尤其是第三个女儿,这似乎对家庭一个新生儿不是一种期盼和喜悦,反而更像一种失望。父母对弟弟的偏爱是非常明显而且无所顾忌的。但是在女儿的学业上,父亲却是几乎平等的对待。母亲虽然也明显的重男轻女,但是很多压力也是迫于形势。女儿在传统观念里就是在18,19岁应当嫁出去的。养女儿似乎是在养宠物,很多时候是出于不忍抛弃而养的。在那个仍然在温饱问题上担忧的农村家庭,三个女儿是多大的一个负担。所以,即使是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美林知道父母的养育之恩仍然是上天的一种恩赐。在当时那种农村里面,很多家庭对女儿的学业是没有太多期待,或者在意的。记得我小时候,第二学年的幼儿园直接弃学。当时父母可能没有太多理念,觉得女儿应该要去上学。记得当时有一些乡村老师,到农村家庭挨个探访,希望能搜集一些学生。虽然或许这些老师本身并没有抱着无限崇高的教学理想去搜集这些学生,但是她们的做法确实能帮助很多原本教育可能被完全荒废的孩子。我记得当时有老师到家里面和母亲洽谈,因为我当时第二学期的学前班是弃学的,而我的两个同龄好友却继续在上学。后来那几个老师和母亲洽谈过后,我和其他孩子最终在一起开始正式上小学。此时坐在布里斯班公寓写作的我感慨,如果不是这些乡村教师去挨个拜访,或许我的人生和此时的我会是千差万别。我非常感激这些老师,虽然或许她们只是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她们也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像体罚学生,公开对家庭背景好的学生给与优待,但是她们是真的在做着很大的贡献,因为她们在积极影响着很多孩子的一生。美林的童年经历了很多变化,从最初的重男轻女观念,作为家里最小的女儿,美林没有受到很多西方国家通常的做法是更偏爱小的女儿。一般西方国家里,当家里有几个孩子的时候,小的那一个是更容易受到年长孩子的欺负,所以父母会自然的偏爱年幼那一个。但是在中国,可能会有很多跟我经历相似的女性,父母要么偏爱儿子,要么会更关注年长的。或许在家里中的地位,算是最最底层的吧,因为按照中国这种排资论辈,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儿子,女儿。家里最底层的就是她了。小时候的美林开始有了强烈的愿望,就是希望争取平等。美林的人生中,她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被更喜欢的那一个。她不觉得自己天生有那个气质。这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她的自信。大学毕业后,她比弟弟更勤奋于工作,她非常坚强的生活着,追求着自己的理想,可是不安全感会非常强烈的笼罩着她。虽然父母健在,但是她知道,父母的期望是她赶快找到丈夫,这样能有个归宿。不像很多城市生活的女孩,她们都非常自信。这种自信好似美林有时候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就没有那些自信。不管美林怎么调整自己,14年的成年生活,美林也无法改变这些。美林爱好阅读,所以这让她的人生世界里多了很多内容。她在中学的时候,听到姐姐在被窝里给她讲泰坦尼克号的电影,她被电影里面的一句台词给震撼了:“让妇女和小孩先上救生艇。” 在这个落后的农村背景中,妇女和小孩从来是没有任何优先权的。在一个男孩至上的乡村里,听到居然有一个国家,会优先考虑保护妇女和小孩。美林开始对这个西方国家有了好奇。高中的美林没有谈恋爱。一个原因是她太太太害羞。来自农村的她不像城市里面的女孩敢和男孩子自信的交谈。因为童年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她和男孩子都是对头。在家里,弟弟其实是欺负她的,而且经常给她惹麻烦。父母也是按照常规的会偏袒弟弟。小学的时候,在村里,有些男孩子也惯例的会欺负女同学。所以她一直觉得男孩是制作麻烦的那一类型。城里的男孩子,即使是厂里的男孩子教养都稍微好些。她经常会和一些村里的男孩子打架。直到初中的时候,接触了一些城市里的男孩,发现城市的男孩子不仅穿着更讲究,行为举止更文雅,而且有时候居然还会有点绅士作风。但是她不擅长和城市男孩子很自信的沟通。另一方面,学习压力也非常大,所以不想花太多时间去想谈恋爱的事。虽然高中肯定和所有高中学生一样,有喜欢的男孩子,但是除了偶尔想想,不会真的做什么事。高中毕业后,美林在家里写了一个小小说。故事内容大概是她在一次野营的时候遇到一个西方男子,他个子很高,有着金色的头发。西方男孩虽然有着很高大的身材,但是从他修长的手指可以看出他是有着有力而温柔的手指。但是他的手指却带着戒指。天真浪漫的美林幻想着这样一个男孩会在她去野营的时候出现,会过来和她搭讪,会爱上她。他见到美林的时候露出了微笑,经过了解,原来这位男士的妻子刚刚过世,所以他才来这里散心。和美林一起在树林度过了优美浪漫的一个多月以后,他要回国了。美林最后也必须要回学校上课。非常有意思的是,此刻的美林却只追求一段浪漫的邂逅,完全没有想到这段邂逅必须要有结果,必须是以结婚生孩子作为大结局。她追求的只是一段浪漫的过程和回忆。此刻的美林坐在澳大利亚一个城市的公寓中,书写着自己的故事。感慨万千。因为她刚刚遇到一个让她非常非常着迷的男孩子。在她人生中,她曾经遇到过多少个人,因为多少个人,而陷入幻想中不能自拔,可是所有的这些迷恋和幻想,她都没有觉得要天长地久,因为她感到的只是从外面的着迷。可是这次,她的心动却有点不同寻常。这个叫S的男生,当看到他照片的时候,她立刻决定要去认识这个人。因为他的表情,他的装束,让美林忽然觉得这个人是她可以沟通的人。见到他以后,果然是她预料中的。S在大学的时候主修政治科学,之后又进修法律学,之后又攻读国际关系学博士,不过没有读完。听到这些的时候,美林忽然有种感觉就是自己的心声和他居然是一起的。第一次在人生中,她认识了一个原来有着和自己一样理想目标的帅气男生。这种迷恋是更成熟的迷恋,可是却没有办法让美林保持冷静。她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主动约他出来见面。可是感情的事情却不是一个人的努力能实现的。尤其是感情,更多的主动和勤奋,通常会带来更负面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全世界每天都有那么多男男女女为感情烦忧。这也是为什么澳洲的酒吧每天人满为患,总是有那么多孤独的灵魂在半夜通过酒精和一夜情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因为感觉和工作不一样。工作是通常情况下,努力会带来收入和结果。感情却经常相反,没有那种心动,更殷勤的主动会反而让另一个人冷却下来。美林和他没有成功。心碎伴随着美林。自以为人生伴侣,灵魂伴侣此刻可能出现,对方却没有和她一样心动。等待了20年,出现的心动的伴侣,却只是自己的自导自演的幻想。除了接受,还是只能接受。委屈和伤心刻在美林的心上。并不是美林觉得自己找不到一个伴侣,可是在这个世界,能让她心动的人却真的只有很少的那一类。20年来,遇到过那么多人,没有人真的会让她心动如此。20年来,第一次觉得有灵魂伴侣的可能,却只是落空。生活仍然得继续。美林深深知道这一点。即使非常非常喜欢这个人,但是如果对方在这么长时间内有都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热情,美林明白,能做的就是放弃。能做的就是让对方去寻找他自己的快乐。而自己,除了祝福,更多的是继续勇敢前行!感谢关注美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